夏政复决〔2021〕15号

发布日期:2021-09-26 12:43

                          

武 汉 市 江 夏 区 人 民 政 府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夏政复决[2021]15

申请人:某涂料有限责任公司。

被申请人:武汉市江夏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址武汉市江夏区北华街3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420115724664291T

法定代表人:姚仁明,局长。

第三人:晏某。

申请人某涂料有限责任公司对被申请人武汉市江夏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人社局)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不服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于2021722日依法予以受理。并于2021730日追加晏某为第三人,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重新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

申请人称:申请人与晏某不存在劳动关系,不适用工伤。工伤只存在于劳动关系中,《工伤保险条例》的适用以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但申请人与晏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故被申请人在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的基础上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属于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被申请人2021526日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申请人称: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和《武汉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四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职责。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202149日,被申请人受理了晏某之女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根据该工伤认定申请,提交了晏某的身份证复印件、企业信用信息、门诊病历、出院记录、证明等证据材料。

  1. 晏某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企业信用信息、证明等证据材料证实晏某系申请人飞鹿公司的员工,20201121日晏某在该公司在岗期间发生事故受伤。申请人与晏某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2.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门诊病历证明,20201121日晏某前往该院就诊,该院对晏某的诊断为:“左侧胫骨中上段开放性骨折,右侧胫骨中下段、腓骨上段骨折”。同时该院出院记录记载:“入院时间:202011211639分,出院时间:202012141000分,出院诊断:右侧胫骨中下段骨折,右侧腓骨上段骨折,左侧胫骨开放性骨折,左小腿皮肤挫裂伤”,证明晏某在20201121日所受事故伤害的事实。

晏某提供的上诉证据材料与其在工伤认定申请书中的陈述能够互相印证,证实晏某于20201121日所受事故伤害的时间、地点、经过等具体情形。

据此,被申请人根据上述证据材料以及调查核实的有关情况,认定20201121日上午1120分左右,公司员工晏某,在公司油漆车间铲除地面油漆时,不慎被电动卷扬机上的锁扣打伤下肢。20201214日晏某经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出院诊断为:右侧胫骨中下段骨折、右侧腓骨上段骨折,左侧胫骨开放性骨折,左小腿皮肤挫裂伤。

故,被申请人于2021526日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1. 被申请人于2021526日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法律适用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本案中,被申请人经调查核实认定,20201121日上午1120分左右,晏某在申请人公司油漆车间铲除地面油漆时,不慎被电动卷扬机上的锁扣打伤下肢。晏某所受事故伤害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申请人虽辩称其与晏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在工伤认定的过程中并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相反,晏某提供的由申请人盖章确认的证明证实晏某系公司员工,以及晏某于20201121日在该公司所受事故伤害的事实,该证明真实、合法、有效。申请人与晏某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在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的基础上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进行工伤认定属于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明显不能成立,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故,在经过对本案证据及相关情况调查核实后,被申请人依法于2021526日作出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向申请人予以了送达。

因此,被申请人于2021526日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法律适用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1. 申请人作为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承担晏某所受事故系非工伤的举证责任,申请人未在法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举证,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被申请人有权依据晏某提供的证明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

202149日,晏某之女就晏某工伤事宜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申请人受理该工伤认定申请后,为调查核实本案有关情况,于当日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举证告知书(2021)第136号,要求其在收到该告知书后向被申请人提交晏某所受事故伤害是或不是工伤的证明材料。但申请人在签收该举证告知书后,并未在法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提交证据证明晏某所受事故伤害不属于工伤,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晏某不存在劳动关系。

《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据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决定。”根据上述规定可知,本案中,申请人若认为晏某于20201121日所受伤害情形不属于工伤,应该由其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晏某受伤事故系非工伤或者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故,被申请人作为本区域内负责工伤保险工作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在举证期限届满后有权根据晏某提供的证据材料及本案的调查情况,依法对晏某作出认定工伤的决定。

综上,被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于2021526日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律适用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申请人的复议请求、事实与理由均不能成立,请复议机关维持被申请人的工伤认定。

经审理查明:20201121日上午晏某在被申请人公司油漆车间铲除地面油漆时,不慎被电动卷扬机上的锁扣打伤下肢。当日前往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就诊,该院门诊病历记载:患者于半小时前伤及双下肢,感伤处疼痛,左小腿出血不止,来院就诊。治疗建议:1、骨2科会诊,收入院。晏某遂于2020112116时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入院治疗。该院出院诊断为:右侧胫骨中下段骨折、右侧腓骨上段骨折,左侧胫骨开放性骨折,左小腿皮肤挫裂伤。202149日,晏某之女就晏某工伤事宜向被申请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申请人受理该工伤认定申请后,于当日向申请人邮寄送达了举证告知书(2021)第136号。而申请人在举证期限内未举证,在经过对本案证据及相关情况调查核实后,被申请人于2021526日作出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向申请人和晏某予以了送达。

以上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佐证:1、被申请人提供的申请人飞鹿公司出具的证明;

2、被申请人提供的晏某的身份证复印件;

3、被申请人提供的晏某的身份证复印件及户口本复印件;

4、被申请人提供的工伤认定申请表;

5、被申请人提供的举证告知书送达回证;

6、被申请人提供的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出院记录;

7、被申请人提供的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8、第三人提供的落车涂装群(工作群)聊天记录截图;

9、第三人提供的三张中国银行交易流水明细清单。

本机关认为本案的焦点为晏某与申请人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通过被申请人提交的申请人公司202148日出具的单位员工晏某在岗期间发生意外导致骨折的证明材料;晏某提供的银行交易流水明细、工作群聊天记录等可以证明申请人与晏某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而申请人在复议期间提交的一份“某涂料有限公司员工花名册20217”,因其只是20217月缴纳社保的公司部分员工名册,并不能达到证明申请人所主张的,晏某在20201121日受伤时与申请人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的目的。

另据《工伤认定办法》第十七条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应该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用人单位拒不举证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可以根据受伤害职工提供的证明或者调查取得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根据上述规定可知,本案中,申请人若认为晏某于20201121日所受伤害情形不属于工伤,应该由其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申请人公司在收到被申请人2021411日向其邮寄送达的举证告知书(2021)第136号后,并未在法定期限内向被申请人提交证据证明晏某所受事故伤害不属于工伤,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与晏某不存在劳动关系。所以申请人未提供证据证明晏某受伤事故系非工伤或者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

综上,被申请人江夏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主要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机关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夏人社工险决字[2021]13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以自接到本复议决定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武汉市江夏区人民政府

                                                      2021915



【 下载 】 【 打印 】